江西全飞秒激光后遗症,江西全飞秒激光多少钱,江西全飞秒激光后看不清

2017-12-13 13:20: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北京老年医院临终关怀病房

  特点:北京第一家拥有临终关怀病房的三级医院

  柔和的色彩、随处可见的卡通贴纸,绿色盆栽……与一般的病房不同,北京老年医院临终关怀(安宁疗护)病房不仅有专业化的生活、医学护理,还有舒缓治疗、心理干预、营养支持等。这里的病人会根据个人情况接受适当的“死亡教育”,并获得相应的心理干预。作为本市第一家拥有临终关怀病房的三级综合医院,这里的临终关怀病房规模至今仍是全市最大的。

  北京某医院临终关怀病房内护士握着病人的手。(资料图片)   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始终处于满员状态

  据老年医院临终关怀病房主任姜宏宁介绍,目前临终关怀病房有40张床位,2010年5月成立时只有21张床位。由于其后几年有需求的患者及家庭一直在增加,2015年10月前后扩充到目前的床位规模,但病床始终处于满员状态,且预约本上总会有不少病人在排队等床,等上一至两周时间非常普遍。

  姜主任告诉记者,现在很多人对“临终”的概念还存在误解,来咨询的也有很多并不属于临终患者的范畴,其中以生活不能自理导致长期卧床的慢病患者居多。比如气管切开、卧床之后的褥疮患者等,在敬老院或者一级医院是没法处理的。虽然这类病人和家属希望转到像老年医院这样的综合医院来,但这类病人如果能护理得当,生命存活期是可以很长的,因此这部分人群实际上并不属于临终关怀病房收治的对象。

  在接收病人之前,老年医院临终关怀病房的医生会进行病情评估,如果有以下两个突出问题存在就符合接收条件:其一是病情是现阶段医学手段无法治愈的;其二是病情处于进展阶段,重要脏器譬如肝、肾、心脏等已经出现功能不全,也就是衰竭状态,病人处于极度痛苦中。

  适当接受“死亡教育”

  “到我们这的病人都属于认可临终放弃积极治疗的。”姜主任说,近些年他所遇到的一定要求临终时还要积极救治的患者越来越少了,大部分患者亲身体验过治疗的痛苦,已经慢慢能够接受无法治愈、最终走向临终的这个现实。

  “我们这里的大部分病人是了解自己病情的,所以他看到临终关怀这几个字不会出现心理上特别的抵触或拒绝。另外,入院后医护人员也会根据不同的患者情况适当地开展死亡教育:护士们会去了解病人的背景、家庭情况甚至知识层次,注意观察医生对其讲述病情时患者的反应和接受程度,以此来判断患者对死亡教育的接受度。对于那些特别敏感、对死亡话题采取回避的患者,医护人员也会尽量避免刺激到病人。”

  姜主任介绍说,在临终关怀中评估病人的心理状态非常重要,如病人是否处于重度抑郁或焦虑状态;同时还评估病人的社会支持能力,是否经常有家属陪伴等。对评估存在精神心理障碍者,需要优先进行心理干预,暂时不做死亡教育。对评估心理状态较好的病人,死亡教育会与心理干预同步进行。死亡教育主要包括两方面,其一是要鼓励病人积极乐观地面对生老病死;其二会制作一些宣传手册,介绍关于死亡的一些宣传材料或者网站等,试探病人有没有兴趣了解与死亡相关的内容,如果病人感兴趣再继续进行更多的引导。“死亡教育因人而异,会特别慎重。”姜主任说,其实,死亡教育应该贯穿人生始终,从孩提时代开始。

  现状 尴尬一:临终关怀缺乏统一标准

  姜主任表示,目前护理人员缺口的确很大,而年轻护士的流动性也很大。除了人员缺口之外,中国现在急需建立临终关怀领域的行业标准体系,比如哪个级别的医院应该设立何种类型临终关怀病房,它的硬件和软件应该达到什么样的要求?收治病人的标准、服务内容的标准怎样设定?临终关怀病房的考核和绩效如何管理?这些都缺乏统一的标准。“这就导致各地区各医院在人员培训等多方面存在差异,没有标准可循。很多情况下只能靠自己摸索,这样一来导致的结果就是医护人员水平参差不齐。”姜主任说。

  尴尬二:部分患者有“压床”情况

  临终关怀病房里也有一些病人住院天数过长,出现“压床”的问题。入院时病情严重,也符合临终的判定,但少数病人住院一段时间后,病情稳定了,按道理应该转出或居家。但由于目前社区以慢病管理为主,能够提供临终关怀条件的社区有限,因此,姜主任接触的病人在他们这里住院时间最长的可达两三年。

  有些临终病人有自杀倾向,拒绝任何治疗,甚至拒绝交流。病房也出现过病人自己拔管、自我放弃的问题。“这种问题一旦出现就会比较麻烦。”出现心理应激性创伤,医护人员就需要强化护理、严密监护及巡视,也会请心理专科的医生进行干预,或者采取药物介入。

  尴尬三:志愿者和义工缺口很大

  姜主任说,参观访问国外临终关怀机构,感受很深的是国内的临终关怀还存在巨大的缺口:就是缺少志愿者和义工更多的参与。医务人员扮演了多重角色,一方面是为病人减少痛苦的医疗救治人员,同时还承担着面对死亡的心理引导人员角色,还要承担患者的生活护理和医学护理。

  角色多,有利也有弊:利在于容易赢得病人信任;弊在于一旦出现心理波动或情绪激动时,病人容易产生心理防御,他们往往更愿意与一个“不相干”的人诉说,对志愿者戒心会少,有利于沟通交流和心理疏解。“目前我国这方面空白还很大,必须尽快弥补这些的短板。”姜主任说。

  呼吁 搭建信息共享平台

  姜主任说,目前,患者家属对临终关怀病房信息的掌握度并不高,网上的信息又鱼龙混杂,可信度打着问号。因此,他认为很有必要搭建一个公共平台,方便各个医院之间以及患者和家属都能够掌握信息,实现资源共享。但是他也坦言,操作起来有难度,因为北京的医疗机构隶属于不同的体系,所谓“八路大军”,在管理上很难达成一致进行统筹规划。

  姜主任坦言,目前本市临终关怀机构形式较多,最常见的是一些慈善组织机构办的,如松堂关怀医院等。除此之外,养老机构也在参与重病老人的护理,但他们往往无法界定一些病人是属于临终关怀还是慢病护理,这些机构基本都是以生活护理为主,对于临终病人的舒缓治疗、心理干预、全面照护等很难保证。

  目前,三级综合医院床位本身就紧张,需要急救手术的病人都排不上床位的话,很难再有余力接收临终晚期病人。仅有一些二、三级医院的肿瘤内科病房收治一些没有条件治疗的晚期肿瘤患者。目前医疗资源的配置很难解决临终患者的需求问题,需要政府统筹解决。

  ■记者手记

  直面死亡这一课 不能靠突击

  中国人讲究“事死如事生”,更何况人还健在,哪怕是几乎丧失尊严地“活着”。因此,很多家属觉得治疗也是一种心理安慰,即使已经没有医学上的救治意义。

  这是我们国人与外国人文化传承不同的地方,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现阶段,由护理人员开展死亡教育其实也有令医护人员尴尬的地方。很多国家的死亡教育实际上是从孩提时候就开始的,从国家的教育体系开始实施,逐层推广。而不是走到生命接近终点的时候再由医护人员短期内突然“单刀直入”地去跟患者谈怎么样建立一个正确的生死观。没有任何基础,让临终患者去接受这样的观念很被动,且存在显然的风险和难度。

  从对死的恐惧中解脱出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勇敢地面对死亡,早些接触这个问题,也让我们早些懂得,应该如何快乐地生存,过有意义的生活。

  北京晨报记者 徐晶晶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手擀面 印度 王琪 老兵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